1fgzf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天降我才必有用笔趣-第三百五十九章 記錄讀書-z3fgw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吕坚强道:“我是假设,假如您在外面有一个孩子,您并不知道她的存在呢?”
安崇光道:“你的假设不成立,我这个人一直洁身自好,不然我也不会躺堂堂正正地走到今天。”
吕坚强道:“可陈玉婷为什么一口咬定萧九九是您女儿呢?”
安崇光用力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我和她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什么,萧九九跟我更是半点关系都没有。”
吕坚强道:“我也相信,可陈玉婷威胁说要在公开审判的时候说出这件事。”
“这疯女人为什么要针对我?”安崇光眉头紧皱,他实在想不通自己在什么时候得罪了陈玉婷。
吕坚强冷静观察着安崇光,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充满成熟魅力的男人,他修养很好,即便是生气也只是皱一下眉头,抿一抿唇角,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失去理智。
安崇光走了几步:“我不会无聊到去做什么亲子鉴定,佟建军的案子并不难查,文明巷周围有不少的监控,只要调取监控,就能够掌握他遇害当天,有什么人进入文明巷,有什么人进入了他们的家里,缩小调查范围之后,再逐个提审嫌疑人,真相不就清楚了?”
吕坚强道:“文明巷的监控并没有直接对准这里的。”
安崇光道:“至少能够证明,我在案发当天并没有来过这里,我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
吕坚强道:“陈玉婷虽然有过精神疾患的病史,可是她现在非常的清醒,这次将矛盾指向您应该不是偶然。”
安崇光道:“我和她无怨无仇,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没有太多的交集,更没有发生过感情,私生女的事情无从谈起,你应该去调查她,她的背后是不是有人指使,是不是有人跟她合谋害死了佟建军,然后又将矛头指向我。”
吕坚强道:“安局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他也不排除这种可能。
周恩來傳 力平
安崇光摇了摇头道:“破案是你的工作,我现在只是一个受害者。”
吕坚强道:“谢谢安局对我的信任。”
秦老双手拄着拐杖,身体笔直地坐在躺椅上,阳光不好,还有些风,大冷的天他就这样坐在院子里,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就这样一动不动。
家里新换了保姆,在一旁收拾着院子,时不时偷偷看看这脾气古怪的老头儿。
听到门铃声,秦老双手将拐杖重重点了点地面:“去开门,难道还要让我这个瞎子去开?”
保姆无奈地摇了摇头,在围裙上擦了把手,然后去开门。
进来得是神秘局长安崇光,安崇光没有在陈玉婷家里呆太长时间就先行离开了,他的确是来探望秦老的。
安崇光招呼道:“秦老,大冷的天怎么坐在外面啊?”
秦老道:“安大局长,今儿是西北风啊,怎么把你给吹来了。”
安崇光笑道:“路过附近,来看看您。”他将一串橄榄仁手串递给秦老:“我找朋友雕了个串儿,送给您解解闷。”
异界特种兵之嗜血狼鹰
诡事之阴阳师
秦老搓了搓手串,叹了口气道:“看不到了,工很不错。”
安崇光道:“回屋去吧,别冻着。”
秦老摇了摇头道:“房间里面死气沉沉,压抑得很,还是外面敞亮。”忽然大吼道:“你傻的啊?客人来了不知道泡茶?去,给安局长泡一杯茉莉大方。”
保姆赶紧去了。
安崇光唇角浮现出一丝苦笑,茉莉大方,秦老还真看得起自己。
向来讲究生活品质的安崇光已经很久没有喝过这种品级的茶叶,浓浓的茉莉香味儿居然还带着阳光的味道,这味道让他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
秦老道:“茶怎么样?”
安崇光实话实说道:“普通。”
秦老道:“生活还是普通点好,你就是太追求享受了。”
安崇光连连点头,在秦老的面前他只有倾听教诲的份儿。
秦老道:“一个行将渴死的人,能有杯水就知足了,哪还顾得上挑剔。”
安崇光道:“在您老眼中我是个挑剔的人?”
秦老道:“聪明人,不然你也不会坐上局长的位子。”
安崇光将茶杯放下,看了一眼远处整理花园的保姆。
秦老忽然又冲着保姆吼道:“你傻站着干什么?偷听我们说话吗,给我出去。”
保姆讪讪退了下去。
安崇光道:“这保姆是忠军帮您请的?”
“我女儿。”
安崇光点了点头。
秦老道:“都觉得我瞎了,需要人照顾,我最讨厌被人照顾。”
安崇光道:“是啊,一直都是您老照顾别人,忽然角色转换了,可能心理适应不过来。”
—————
秦老道:“你这个人啊,就是会说场面话,溜须拍马,左右逢源,八面玲珑。”
安崇光苦笑道:“好像没一句是夸我的。”
秦老道:“如果你不是太在乎位子,本可以走得更远。”
安崇光道:“位子只是一个符号罢了。”
秦老道:“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有觉悟了?”
安崇光笑了起来,端起茶杯又喝了口茶道:“不站在您的高度永远不可能看到和您一样的景色。”
秦老懂他的意思,却仍然摇了摇头道:“我什么都看不到了。”
安崇光道:“我虽然能看到,可我看不透。”
“能看见就好,越是纠结越是痛苦。”
腹黑王爺煉丹妃
安崇光道:“最近忠军有没有回来?”
秦老道:“你不说我就快忘了这个名字,你们现在见面的机会应该比我多得多。”
安崇光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低声问道:“血灵湖发生了什么?”
秦老道:“你说什么?”
安崇光没有再问,因为他清楚即便是自己问再多遍也不可能得到答案,起身恭敬道:“秦老,我也该走了,您多多保重身体。”
秦老道:“我看不见路,就不送你了。”
安崇光道:“您老留步。”他走了几步却又停了下来:“秦老,我刚刚经过文明巷,听说最近这里出了一桩命案。”
秦老道:“都到了这个位置了,就别盯着这种小事,你的职责是维护世界和平,保护人类文明。”
安崇光笑道:“我的境界始终比不上您老。”
安崇光离开了秦家,当身后大门关闭之后,他又回过头望着那两扇已经紧紧闭上的大门,秦老的内心应当也是这样,他不信任自己,不可能向自己敞开心扉。
安崇光虽然答应给吕坚强三天的时间,可现在他等不下去了,他必须要尽快搞清楚是谁在对自己出手,他和陈玉婷不熟,没有旧情,也没有过任何的近距离接触,怎么可能有一个女儿,陈玉婷的背后一定有人指使,通过抹黑自己达到打击报复的目的。
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就必须拿出充分的证据,陈玉婷不惜牺牲名誉诋毁自己,她所谓的证据就是萧九九,自己只需要证明和萧九九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她的谎言就会不攻自破。
想要证明这一点,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就是亲子鉴定,安崇光心中真是无奈之极,他居然被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女人弄得如此狼狈,亲子鉴定!对他来说并不是第一次,此前不久他就一度怀疑过张弛是自己的儿子,可事实证明,他和张弛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上次是他被楚文熙利用,至少还可以用曾经被精神控制来解释,而这次他简直无语了,虽然陈玉婷年轻的时候的确美貌出众,但是他们之间从未产生过火花,更谈不上有任何私情的存在,萧九九怎么可能和自己有关系?
身为现任神密局局长,想要找到萧九九的监测样本只是举手之劳,安崇光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亲自去做这件事。
张弛将萧九九送回她现在的住处,驱车返回了楚沧海的家。
楚沧海回来没多久,看到他回来:“晚上一起吃饭?”
张弛点了点头:“行!”
楚沧海朝他手里的袋子看了一眼,张弛道:“我先回房间洗个澡。”
楚沧海点了点头。
张弛回到房间,锁好门,房间他已经全部仔细检查过,楚沧海并没有安装监控设备,从袋子里拿出那瓶茅台酒晃了晃,确信这瓶酒没有开封过,然后将瓶盖拧开,把里面的酒倒入茶杯内,倒完之后感觉也就是400ml,来到洗手间小心将空了的酒瓶砸开,酒瓶内果然有东西,一个小指甲大小的玻璃球,玻璃球里面可以清晰看到一张储存卡。
张弛望着那宛如琥珀般的玻璃球,心中暗忖,这一定是某位超能人士的作品,表面上看并不复杂,其实却运用上了隔空传物的超能力,普通人是不可能将玻璃球塞入没开封的茅台酒里,更不可能将小小储存卡塞入表面没有一丝裂缝开口的玻璃球里。
张弛小心翼翼地打碎了玻璃球,取出了那张储存卡,将储存卡塞入电脑中,这张卡既然藏得如此隐秘,看来其中应该有非常重要的资料。
里面存着几张照片,展开之后,发现是一份医学鉴定报告,让张大仙人震惊无比得是,其中一份是萧九九的,而另外一份是安崇光,上面的名字写得清清楚楚,根据这份鉴定报告,安崇光和萧九九是父女关系。
张弛有点懵逼了,这是电子档照片,从报告的日期来看,这份鉴定是在三年之前,既然有电子档照片,就证明还有原始档案存在,难怪陈玉婷一口咬定安崇光强暴了她,萧九九就是活生生的证据。
张大仙人这会儿三观尽碎,安崇光啊安崇光,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啊。同时他感觉有点担心,以陈玉婷的精神状态,万一她把这事儿抖出来,虽然报复了安崇光,可同时会伤害萧九九,萧九九是不是能够受得了这样的刺激?
当然陈玉婷的话也不能全信,就算这份亲子鉴定是真的,也不能认定当年就是安崇光强暴了她,搞不好两人是郎情妾意,一拍即合呢,毕竟老安是个美男子,和佟建军相比,无论气质风度还是地位都胜过数倍,要说当年他们两人之间悄悄眉来眼去的有了私情也有可能。
此时外面传来脚步声,张弛赶紧将东西收好,却是保姆过来叫他吃饭。
张弛来到餐厅,楚沧海已经先到了,招呼他道:“赶紧吃饭。”
张弛在楚沧海对面坐下,楚沧海道:“喝酒吗?”
张弛摇了摇头:“不喝了,一个人喝跟喝闷酒差不多。”
楚沧海笑道:“听出来了,你是嫌我闷。李妈,给他装饭。”
楚沧海平时吃素,不过考虑到张弛,还是专门给他准备了母鸡汤和红烧鱼。
张弛看到楚沧海只是吃点青菜,好奇道:“您什么时候开始吃素啊?”
邪帝宠之惊世凰妃 朵朵柠檬一
楚沧海想了想道:“江河他妈妈去世之后吧,她生前就劝我吃素,我一直没听她的,等她去世了,总是想起她的话,对荤腥突然就厌倦了,其实吃素挺好。”
张弛吃了口鱼肉:“狗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我这个人就是不讲究形式,不过您这样就太麻烦了。”
楚沧海笑道:“江河在家里的时候,李妈也是给我们分别做菜。”
一旁李妈笑了笑,楚沧海道:“她又聋又哑,听不到的,是我太太请她来家里,也有二十多年了。”
张弛道:“楚夫人一定是个特别好的人。”
楚沧海点了点头,喝了口清粥:“你今天去了看守所?”
张弛嗯了一声,心中暗忖老楚居然跟踪自己。
楚沧海道:“我没有刻意跟踪你,家里的每辆车去了什么地方都有记录。”
张弛也想到了,不过现在他和楚沧海正在往合作的路上走,萧九九家里的事情和楚沧海也没什么关系,老楚对此也不会有太大的兴趣。
张弛道:“您最近和安局还经常见面吗?”
楚沧海摇了摇头:“他现在忙得很,哪有时间见我这个老百姓。”
“您可不是老百姓。”张弛想了想终于还是问了出来:“安局年轻的时候是不是很有女人缘啊?”如果这个世上有人比较理解安崇光,楚沧海肯定是其中之一。
楚沧海道:“那是当然,他外形好,谈吐幽默,又很会做事,是个很有魅力的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