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0ipx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蛟龍決討論-第一百五十五章纏不清趕緊逃走分享-6s1hw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
“我知道真相后,跪在张大帅灵位前,心头沥血,愧对先人!恨自己眼瞎,一怒之下自毁双目,醒来后便赶往大都要诛杀煞摩柯。
可是……每当有机会除掉他时,我却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
就这样,我便从此隐身于江湖,混迹在乞丐群里,苟延残喘,不与熟人来往,也再不敢提起紫竹尊者的名号,时间久了,自己竟然也忘了自己是谁……”
紫竹尊者说到此,随着一声沉重的叹息后,良久才转脸面向陆蕴儿与肃羽。
脸上现出一丝喜色道:“你们两个孩儿那一日在饭店里出手帮我,倒还不算什么,这个丫头几声爷爷叫的我呀,心一下子又热了!
在此之前,我对煞摩柯是又爱又恨,难以放下,如今有了你们,我心里敞亮多了!这些事情没有人知道,今天我告诉你们,你们会不会也觉得我错了呢?是个背叛民族的大罪人呢?”
蕴儿听到此,不觉眼泪流下来,紧紧挽着紫竹尊者的手臂道:“爷爷,你没有错啊!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天意安排,你又不知,怎么能算你的错呢!要说错也是造化弄人,老天爷的错!”
紫竹尊者听到她如此说,不由得道:“孩子,你真是这样想的吗?可不要只是为了宽慰我啊!”
蕴儿道:“爷爷,我当真就是这样想得!我爹爹曾说对于别人的无心之过尚可原谅,更何况你本来就一无所知呢!”
紫竹尊者微微点点头,脸上刚有些笑容,突又凝结住,低语道:“若说起初算是无心之过,尚可原谅,那后来我知道他的身世以后,就应该立即将他除去,可是我却迟迟下不了手!这……岂不就成了有心之过了吗?”
鬼紋身 萬年執鑰的人
陆蕴儿急道:“爷爷,煞摩柯自小被你养大,后来你又亲传他武功,是你唯一的弟子,你们虽是师徒,却又形同父子,这样的感情,就是打他一巴掌都不免心疼的,你怎么能舍得杀他呢?
爷爷,你这样也是天理人情使然,怎么能说是错呢?别人可能会拿什么大义灭亲的大道理指责你,我却以为你做的对,假如你为了别人的说辞,杀了煞摩柯,我才不认你这个无情无义的爷爷呢!”
紫竹尊者听罢,叹口气道:“丫头,你这只是妇人之仁,大丈夫行事当以大局为重的!”
说罢,略有感悟,又摇头苦笑道:“恰恰你爷爷我也是妇人之仁,和你一样!哼哼”
蕴儿听得烦恼,推开紫竹尊者的手臂,愤然道:“妇人之仁,难道男人就该没有人情味吗?如果那样我到希望羽哥哥和你都有妇人之仁,懂得爱惜身边的人,不做什么冷血大丈夫!”
异界重生之剑皇
紫竹尊者坐在那里双眉紧皱,不再答话。
肃羽蹲下身,用右手抚着紫竹尊者的后背,轻声道:“爷爷,我也不会劝人的,不过我曾经听师父说过,这个世间不论哪里都有好人坏人,我们虽说是汉人但汉人里该杀的,罪恶滔天的坏人也不少,虽说蒙古人夺了我们的国家,杀了无数我们的同胞,但不论怎样蒙古人里也会有好人!
陰財滾滾
我和蕴儿同煞摩柯也交手几次,所以对他也有所了解,知道他不仅武功高强而且人也算光明磊落,他作为御龙卫金卫却并不乱杀嗜杀,比另外几个金卫不知好了多少倍了!
因此,记得有一次蕴儿用猛虎将他困住,我当时赏识他是一条汉子,也没有伤他,还把他放了!所以我觉得爷爷你也是一样的,并非因为你与他感情深才不忍杀他,而是他罪不至死,所以你才不忍杀他的!
爷爷,假如就因为煞摩柯是蒙古人,你就把他杀了,这样就是大义灭亲吗?这样和蒙古人滥杀我们的同胞又有什么区别呢?
半坡亭 圓圓
依我看,煞摩柯他虽然效忠元朝廷,作为蒙古人这也无可厚非,只要他不助纣为虐,你也不必管他,若他以后真得作出荼毒生灵,残害我同胞之事,到时候我和蕴儿陪着你一起去将他除掉,为天下除害,我以为那才是大义灭亲呢!
爷爷,这……只是我心里想的,也不知道说得对不对?”
紫竹尊者听罢,眉头顿时疏解开来,笑道:“这些年来,总是认为自己因为个人感情才不忍杀他,因此天天痛恨自己无用,愧对死去的英灵,愧对天下人,今日听你所说,我才明白,煞摩柯虽是蒙古人,那却并不是罪,我本不该杀他!”
用手拍拍肃羽又道:“好孩子,我听你的!煞摩柯若安守本分,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我再不去管他,若他敢持强凌弱,伤害无辜,我必除之!”
说罢,自腰间取出一个布包,放在地上,缓慢打开,只见里面都是破碗的碎片。
陆蕴儿道:“爷爷,你那么珍惜这只碗,它是不是煞摩柯以前用过的呀?”
紫竹尊者点点头,道:“这只碗正是煞摩柯从小到大一直用的碗,后来他走了,我便随身带着,破了就补补,已经跟着我二十几年了!如今,有了你们俩个好孩子,这个我也该放下了!”
说罢,复又伸手在碎片上抚摸了一遍,才起身,拿起布包,用力甩出。
那布包飞出老高,突得散开,无数碎片纷纷坠落入郁郁葱葱的林莽之中。
蕴儿拍手笑道:“好啊,爷爷,你终于放下了!”
说罢,揽住紫竹尊者的手臂,又道:“走吧,我们爷三个到船上大吃一顿,庆贺一番去了!”
肃羽笑道:“蕴儿你忘记了,凌帮主和猗猗还没有醒过来呢!我们再等一会儿吧!”
蕴儿撒开紫竹尊者,只见凌猗猗靠在树边,咂着小嘴,睡得正香。
蕴儿伸出小手在她鼻子上狠狠拧了一把,才哼了一声,回头瞅着紫竹尊者故意撅嘴儿道:“爷爷,我可没少受这个凌猗猗的气,因为她会泼天劈雷掌所以就老欺负我!爷爷,既然你都宽解了煞摩柯,那你发的誓也就不算了吧!嘿嘿,还是教给我们几招吧!好不好?”
紫竹尊者突然脸上呈现出难受的表情,一只手捂住了肚子。
肃羽看见很是吃惊,急忙过来搀扶,被紫竹尊者一把推开,然后急急忙忙往树丛里跑。
边跑边骂道:“都是你个臭丫头害得,我又开始肚子痛了!要拉屎了!臭得很,你们别过来!”
肃羽以为他真是拉大便,也就停住了脚步。
陆蕴儿却笑道:“爷爷,你该不是怕我缠你教我们武功,偷跑了吧?嘿嘿”
戏说白翼 一只小乌鸦
树林中传出紫竹尊者的笑声
“你个臭丫头,鬼精得很,又被你猜到了!老乞丐既然发誓,今生是不会再传人武功的了!不过你也不必失望,我料想有朝一日,定会有人传给你们天下第一武功的,现在只是机缘未到,罗刹岛之事也是因你们而起的,你们还是赶紧去那里吧!我有事先走了!丫头,你可别忘了还欠我一顿好吃的呢!呵呵”
笑声越来越远,转而已经寂寥不闻。
两日后,天气骤变,大海上狂风呼啸,波涛翻涌,密布的黑云铺天盖地直压到海面上。
在乌云与巨浪之间,一艘大船时而浮上浪顶,时而落入深谷,起起落落于惊涛骇浪之中艰难前行。
那大船在如此险恶的环境里行走,随时都可能被一个浪头击打的粉碎,或者被漩涡吞没入海底。
面对如此险峻的场景,只见船上几十个女子各司其职,并无小女子的怯懦之色,都满脸的严峻。
尤其在舵仓里掌舵的那个女子,双手紧紧抓住舵轮,牙关紧咬着红唇,柳眉紧皱,一对儿秀目紧紧盯着前方,不敢稍有松懈。
女總裁的超級保鏢
在这令人窒息的紧张气息里,却有一个身穿白色衣裙的曼妙女子毫不为意,拉着旁边的英俊少年,在眉飞色舞地说个没完。
那少年一边听她说话,一边瞅着掌舵的女子,忧心忡忡道:“林姑娘,这风浪太大了!实在不行,我们就找一个岔口躲避一下,等风浪稍缓再走吧!”
掌舵的女子依然双眼凝视前方,道:“这风浪的确很大,不易行船,可是我们又不知道风浪何时能停歇,若我们停下,耽搁了时间,岂不耽误了你赶往罗刹岛解救母亲的大事!我虽然年幼但必定是在风浪中长大的,什么风浪又没见过呢!你们不必担心,我们姐妹只管辛苦些,料想并无大碍!”
白衣白裙的女子也莞尔笑道:“玉娆说得对!不说以前,就是这些日子,我们也不知经历过多少惊涛骇浪了!又能怎么样呢?嘿嘿,你呀,不必瞎操心,说话分了玉娆的神,我们只管顶着浪头前行就是了!”
话音未落,一个数丈高的巨浪从大船侧面居高扑来,林玉娆急忙往旁边转舵,大船虽然躲过巨浪的直接重击,却也被余浪直推出老远,船头一时失控,顺着水流打起转来。
林玉娆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少年心里大惊,大步跨过去把她拉住。
二人站立不稳,那白色衣裙的少女也撞了过来,三个人都不约而同“扑通通”倒在地上。
林玉娆顾不得伤痛,一个翻身起来又扑向舵轮,想把舵轮控制住,脚下大船乱晃,她身体根本站立不住,双手虽紧紧抓住了乱转的舵轮,却被它带的东倒西歪,控制不住。
这时,那少年也急纵身过来,帮她抓住舵轮,二人合力,才勉强将大船控制住。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