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銀鴉之主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銀鴉之主 txt-第九百一十章 記憶的碎片分享

Published / by Gaye Brigid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而在这片死海的另一处
一艘巨大的五桅帆的巨船,正在死海中缓缓的行驶着。
五挂超过二十面的巨大帆布,在这寂静无风的死寂海面上,并没有什么作用。
但是,这艘巨船却还是在缓缓地行驶着。
寂静的海面、无声的波纹、看不到星月的晦暗天空,仿佛从深渊中驶出的巨船,带着难以言喻的诡怖和恢弘感。
而在那艘巨船上,也有几个身着黑袍的身影。
他们都站在甲板上,兜帽下的双眼注视着平静而死寂的海面。
但是,站在甲板最前方的人,那略显死寂的双眼,在这一刻,微微有些波动。
……
亚戈还在死海中游曳着。
循着那股感应,他在死海中继续寻找着。
“书中世界”。
那指甲盖大小的灰白“纸屑”,是“书中世界”的一部分。
是“水银城”的一部分。
这一点,亚戈已经逐渐确定了。
他觉得,他现如今所拥有的这股“感应”,或许就是来自于认知领域中的那座水银城。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但他也不是很确定,毕竟,现如今,水银城,他的认知领域,都随着死海那股沉默压抑的力量而被压制着,大部分陷入了沉寂。
甚至他的“真正身体”,他的意识体,也在这沉寂力量的影响下难以动作和反抗,差点被那数不尽的亡灵之潮,被其中数不尽的记忆洪流冲刷到迷失自我。
在这种情况下,他谨慎了很多。
不过,他也发现了“引路人”的能力在认知领域的用途。
“无识之扉”
这并不是他给引路人能力定下的称呼。
在不久前,他才真正意义上地理解到了从“引路人”的神秘上,从水银城内的封闭房间中那半人半鸟的水银塑像上捕获到的这段信息。
引路人的能力,那在他的感知获取到的、模糊呈现为“开启”和“封闭”的能力,亚戈其实本有些奇怪,为什么“引路人”的能力会表现出“引导”这类手段。
但是,当他在那亡灵之潮的侵蚀下,以银之血构建“无识之扉”之后,他真正的理解了这个能力的用途。
“开启”就是一种“引导”。
这个说法并不够明确。
但是,如果以“开启信息的通道”来描述,就很容易理解了。
只要给亚戈一个带有信息的“媒介”,亚戈就可以通过引路人的能力,在认知的领域中,开启通往这个信息的通道,打开一扇通往目的处的“无识之扉”。
而同样,他也能够反向操作,将一个媒介上与某个信息相关的“通道”封闭。
一种属于认知领域的操作手段。
一众听上去不够具体的模糊手段。
但是,事实上也是如此。
对于一个拥有物质身躯的人类来说,具体的、拥有实体物质的一块砖头,一扇门,是处于同一层次的目标对象。
而对于现在作为“认知生命”的亚戈来说,与他同一层次,与他对等的目标对象,就是信息层面上的,就是认知层面上的事物,而并不是什么具有实体的东西。
和拥有物质身躯的人类相比,他已经是另一种存在形式的生命了。
非要具体化理解,那就是说,“认知”,是另一种形式上的物质。
对于亚戈来说,“认知”就是具体的物质,而对于物质身躯的人类来说,认知并非具体的事物。
“秘密”途径,亚戈也清楚地理解到,自己的存在形式应该是接近“秘密”途径的衍生物。
就像概率途径的稻草人,死灵途径的灵体那般,是不同形式的存在。
无识之扉,就是这样一个能够在“认知”的层面上架立通道的门扉。
同样,亚戈也能够从认知的层面上封锁相关的“信息”认知。
比如,从他身上取下的一样物品,通过各种手段,可以察觉到他的信息。
但是,如果亚戈封闭了这个物品与自己相关的门扉,那么,对方就无法从这个物品上得到他的信息。
引路人的能力,就是这样的能力。
一个能够在认知层面上造成影响、开启和阻断的能力。
而“阻断”这方面的力量,也让亚戈更进一步地肯定了“秘密”途径是对应“节制”、对应“艺术”那条卡巴拉路径的。
质点8与“认知”、“心灵”相关、质点7是“终结”。
这条架立在7-8之间的路径,与其能力表现也匹配上了。
而亚戈回想一下,他似乎早就接触过类似的状况——
“守秘人之书”。
那本被他猜测可能是“迷途者遗物”的书籍。
那本记录着“盛宴女皇”和其他黑钟教…..学会高层的信息的书籍。
或许,自己又找到了一个时间点。
当时亚戈就疑惑,自己为什么能够从守秘人之书通过阅读从中获得信息,却无法转告给修格因。
自己能够获取信息,是因为自己是“认知生命”。
而无法将获取的信息告知修格因,正是因为有近似无识之扉的能力。
“死海”……
悬浮在死海的水面之下,亚戈忽地回忆起一句句祈祷词。
“死亡和安眠沉眠的海洋之中,无尽的知识和智慧在永生的不死者之间流转”
“死亡,不是结束,不是终点,智慧与知识的追求,不会因为死亡而停下脚步。”
“去寻找吧,永眠之河,无知之海上飘荡着一切你想要的知识。”
“要么在愚昧的呢喃里永眠,要么在知识的尽头高歌。”
在塞缪尔和欧斯特两人的记忆中,在死者旅团这个“教派”里流传的交易。
还有,旧日的死神的名讳….
“无尽知识的拥有者、无尽智慧的传颂者…….”
一声声祈祷在亚戈的耳畔响起,充满了惶恐与慌张。
在这片由无数死者的灵体聚合成的死寂海洋中,在那无数破碎零散的记忆堆砌的海洋中,这段回忆的内容,对亚戈的意义非凡。
“卢修师……”
从水银城中向外望去,望向无边的死海,亚戈呢喃了一句。
卢修师,你也在这里吗?
复杂的情绪在亚戈心间涌动。
找到他。
找回他的所有记忆。
这样的目标,在亚戈心中建立起来。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銀鴉之主討論-第八百八十章 認知分享

Published / by Gaye Brigid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沉吟着,仔细地感知着此时此刻和外界隔绝的但真正属于他这个意识的力量。忽地,一道思绪闪过他的脑海,让他呆滞了。
认知?
他这段时间一直在研究,一直在防备的力量。
这…..是怎么回事?
的确是“认知”。
是“认知”的力量。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銀鴉之主討論-第八百八十章 認知展示
亚戈从来没有想过是这样的状况。
怎么可能?
他的“正体”,他的意识,并不是“脆弱”的。
或者说,他的“正体”,一直都是“意识”。
都是“认知”。
衍生物?
自己是一个“衍生物”?
“认知”力量的衍生物。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就是一个“认知生物”。
他的“死灵途径”之所以会偏移,或许并非是“看门人”面具的原因,而是他,是他狄亚戈的原因。
不…..自己是“狄亚戈”吗?
自己是不是狄亚戈?
亚戈不由得愣了一下。
他是在“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受到了什么力量的影响,成为了认知生物?
他努力地回溯着最早出现的,自己可能忽视掉的线索。
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认知生物”的?
从时间远近的节点上来划分…..
第一个可能,也是最接近的时间——“刚才”。
在自己进入书中世界,和那阴影纠缠,被空白石壁形成的漩涡吸入的时候,自己可能遭遇了什么状况…..
他零散的意识和记忆碎片被认知的力量影响,在那空白石壁,在这个书中世界中成为了“认知生命”。
第二个节点,是“永恒噩梦”。
尽管是个不确定的猜测,但他的确认为“永恒噩梦”之中,也应该是存在认知力量的。
自己在无数次被阴影遮蔽,被梦境力量影响的时候,他本身是意识不到的。
在这数百次中,自己没准发生了什么状况。
第三个节点,是自己从红蔷薇市的蔷薇公学进入那个书中世界,进入那个诡异城市时遇到的状况。
自己脱离了异骸之书。
这也是他最为确定的一个节点。
在自己脱离“异骸之书”时,他甚至都没来得及转移和塑造完整的记忆。
但是,他脱离之时,却仍然保有记忆。
这个他一直不能理解的状况,就是他目前能够想到的最早时间线索了。
认知和记忆之间的关系不用多说,这是最有可能的一个节点。
第四个节点,自己“失控”的时候。
自己几乎是正面与那“命运编织者”遭遇而引发的失控。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銀鴉之主-第八百八十章 認知展示
也是在那个时候,他的意识“转移”到了戏命师之牌上。
“因为完全失控而崩溃的意识,被戏命师之牌吸入,融为了一体”
——亚戈之前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而且,也有一个侧面的佐证,那就是他在这个节点到第三个节点之间,曾经测试过“记忆”和“意识”的关系。
他记得,自己当时在自己的记忆迷雾中删去和添加一些东西的时候,他的认识的的确确是会变的。
只不过,这个也不能算是确凿的证据。
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討論-第八百八十章 認知
因为,他这个偏移的死灵途径,就是有修改认知的能力。
而更早的,第五个节点,就是自己获得看门人面具,多次使用看门人面具的那段时间。
看门人面具在他戴上之后,就能够让他化身为“不存在”的看门人。
没有身体,体内一片空洞的黑袍面具人。
在得知关于那个“被摧毁的途径”和黑钟教会,以及迷途者遗物和面具之间的关系时,他就想过自己一直使用看门人面具是不是会受到什么影响。
然后,就是最早的…….不,第二早的。
第六个节点,自己使用“冥想牌”踏入序列的时候。
冥想牌,也就是“戏命师之牌”,他通过这个“迷途者”的遗物踏入序列时。
亚戈始终无法确定,为什么自己的意识会与戏命师之牌共存,而推及更早,戏命师之牌又为什么会在自己的身上?
从现在来看,“系统”,也就是那本不知来源的异骸之书压制着戏命师之牌的力量,或许是为了“汲取”力量,或许是为了“补全”。
戏命师之牌和异骸之书有关,那么异骸之书又是如何与自己联系在一起的?
这也是最早的一个节点。
第二个节点,是“永恒噩梦”。
第七个节点,他“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拥有了“系统”。
系统是如何与他联系在一起的?
碰巧?
亚戈不觉得会那么简单。
“系统”,那本异骸之书的“页面”,以他熟悉的类coc跑团的架构显示出各种各样的技能和文字,甚至还有中文汉字。
要么就是这“系统”本身,要么这异骸之书的制造者,在他亚戈之前,就和亚戈前世的那个世界有着某种程度的联系。
甚至这位“制造者”本人就是亚戈的“同乡”也说不定。
就像这次的书中世界里,那个活壁画碎裂后,形成了一块块以他熟识的中文汉字刻写的“认知石碑”或者说“记忆石碑”。
打死亚戈他都不相信和前世世界没有关系。
虽然不想相信,但是,最后一个节点,也就是从一开始,他就已经是“认知生物”了的可能性最大。
甚至,他真的是他吗?
他到底是不是“狄亚戈”?
亚戈陷入了“我非我”式的思维困境中。
他一直都认为自己是“狄亚戈”。
但是,从拥有改变认知改变记忆的能力开始后,他对于这一切的了解也逐渐加深。
假如他给一个人灌输了他的记忆,而他又把他的记忆删去?对方也认为自己就是狄亚戈,那么,到底谁才是狄亚戈?
两个都是?
还是将这个过程视为“转移”,认为后者才是真正的狄亚戈?失去了记忆的不是狄亚戈?
不想承认,但是亚戈比较倾向于后者。
其中有主观的影响——他不愿意认为自己是个假货。
也有他这套价值观的客观判断——经验和记忆才是最重要的。
自己毫无疑问受到了认知方面的影响,但是这个影响是什么?
自己是不是狄亚戈?
是不是“本体”?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銀鴉之主笔趣-第八百八十章 認知相伴
还是说…..残渣

9hh90人氣都市小说 銀鴉之主討論-第八百章讀書-joccc

Published / by Gaye Brigid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从之前的状况来看,“戏命师之牌”与“异骸之书”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异骸之书”压制“戏命师之牌”。
目的是什么?为了控制戏命师之牌?
目前尚未得知具体原因,但是,从戏命师之牌被压制封印这点来看,与此事无关的可能性反而很低。
在阿蒂莱的描述里,“戏命师之牌”是“迷途者”的遗物。
那群和“巫师”不知道有什么具体联系的“迷途者”,到底在这些事情里起什么样的作用?
无关?
狼吻 东方麒
那是不可能的,迷途者中可是有一个特意监察“镜世界”的机构的。
他好像得到了很多的情报,但是,他实际上又缺少了很多情报。
但是,忽地,他感觉到了戏命师之牌传来了一股微弱的触动感。
察觉到这股触动感,让亚戈瞬间绷紧了神经。
但是,很快,他也发现了这股触动感和之前不一样。
而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但他并没有什么时间仔细思考。
机械老头的声音再次在齿轮转动的声音中响起:
“‘蛇’还会来找你。”
“在你拥有足够的力量对抗之前,你如果再进入这里,它还会再次出现。”
“这里是距离梦境孤岛最近的‘镜世界’。”
神戒之雌霸天下 四二二
说完之后,机械老头那似乎没有完全机械化的眼瞳,再次浮现出些许空洞感。
然后…..
不动了。
亚戈不由得愣住了。
尽管在这里,怪盗的感应几乎等于失效,但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还是能过感知到目标的状况的。
这个老头……死了?
这个结果,是亚戈完全没有想到的。
“他们有一句话说的没错。”
暗黑系暖婚 顾南西
“诸神的国度互相连通。”
“从这里,你可以去往其他的镜世界。”
金陵爵 缇缇
站在镜世界的“边缘”,亚戈的脑海中不由得回响着那个机械老头说过的话。
不,应该说…..
使徒。
亚戈终于回想起来刚才那种感觉为什么那么熟悉。
那个机械老头,或者说,那个机械老头制成的衍生物,是由那位使徒控制的。
没错,这个城市的控制者,就是亚戈之前见过的那个,在放逐城市的仪式中见到的那位使徒。
机甲学院的劣等生
而且……
他的感知,并不是指向具体的哪个地方。
而是…..整座城市。
这座机械城市,这个完全由机械构筑的瓦威市,都处于那位使徒的控制之下。
甚至……这整个城市,都是那位使徒身体的一部分。
但是,更重要的是…..
这座机械的城市,只是这个镜世界的一部分而已。
至于为什么…..
亚戈缓缓抬起头,鸦眸向着天空看去。
他的视野尽头,是一座无比巨大的机械城市。
的确是阿拉贝拉。
上城、下城。
要不要在这个城市继续停留?
当他发现那一座座城市的正体,就是那位“使徒”之后,彻底打消了这个想法。
而且,如果继续在这里停留,他也会被镜世界的力量逐渐同化。
成为这无数机械构筑的国度中的一员。
“阿拉贝拉…..”
低声念着这个名字,亚戈看了一眼那位“使徒”交给自己的东西。
准确地说,是通过那具被接管的“机械”,那个老头交给他的。
逆修
一块看上去像是怀表一样的东西。
“如果你意外到了梦境孤岛,它可以为你指引离开的方向。”
“向着0点的方向走。”
亚戈并没有完全信任对方,但是,如果是真的,那么这个东西对于他来说,没准能够保命。
而且,让亚戈最为意外的是….
这个怀表上,只有12个数字。
亚戈之前,在物质界见到的钟表,上面最少也有13个数字。
将1到26全部排出来,甚至还有个类似秒表的十分小圈那种规格的钟表才是最多的。
实习月老生活录
萬 道 獨 尊
但也正因如此,他不由得疑惑起来。
这个怀表为什么是对应24小时的?
26个小时,是物质界,是“秽壤”的特殊之处?
物质界是“镜世界”,而不是前世见过的、很多奇幻作品中的“主世界”那般。
这一点,亚戈已经意识到了。
而且……
根据之前从“舞女”那里听到的,她的世界观,还有阿蒂莱和那位使徒以那个机械老头之口告诉他的事情。
这个世界的架构,或许类似于“世界树”。
那位“舞女”所提及的,关于“血宴之森”和“德拉帝国”以及其他国度之间的管辖,给他一种北欧世界树的感觉。
再加上……尽头之塔和镜世界…..
亚戈的脑海中构想出了一副画面,一副图画。
这个世界的“地形”图。
首先,最重要的是“尽头之塔”和“镜世界”。
从之前获取的情报,亚戈预想中的画面是,“尽头之塔”位于在结构上接近卡巴拉树的“赫犹之树”的一个个质点的位置。
而“镜世界”,则是一个个质点间的连线。
这个想法萌发出来后,一副大致的“地形图”,以极快的速度在亚戈的脑海中构想出来。
尽头之塔、起源概念“终结”,对应质点7。
其周围,有对应7-6“死神”的死灵途径,对应“死海”。
然后是对应7-4的“命运之轮”的概率途径,对应“既定之湖”。
然后还有对应7-8的“节制”、“艺术”的秘密途径,对应“无知之海”,或者说……书中世界?
还有就是对应7-9的“星星”的星辰途径,对应“永眠之河”。
与质点7相连的,只剩下最后一个7-10对应的“月亮”,也就是黄昏途径。
我的二十一岁纯情娇妻
但是,那位旧日的死神,并没有这个权柄,黄昏途径的权柄,黄昏途径力量来源的镜世界,并不为旧日死神所掌控。
那么,由谁掌控?
这一点,在亚戈的脑内的“地形图”构建起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很清晰了。
黄昏途径是7-10,对应的镜世界,其掌控者,其对应的尽头之塔,应该就是对应质点10的。
质点10有那些路径?
8-10的“审判”。
9-10的“世界”。
7-10的“黄昏”。
质点7的掌控者,从那位“使徒”的描述中可以听出来,是“死海”,对应了7-6死神路径,死灵途径的主人。
一个“质点”,要控制和影响一座尽头之塔,就需要是对应路径,对应镜世界的。
而且……
“十神教会”。
亚戈再一次想起了这个称呼。
十神对应十个质点?十座尽头之塔?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质点10的控制者,应该就是“黄昏途径”。
对应了黄昏途径的镜世界的主人。

injc2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銀鴉之主-第七百八十章 血宴展示-bmheb

Published / by Gaye Brigid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
在幻影界,各个地方基本都被密密麻麻的概率之线,被那些蛛网一般的丝线覆盖。
概率途径的力量,对于概率之线的触动就更不用说了。
而触动概率之线…..
猎物触动蛛网有什么后果,亚戈是能想到的。
漢末高順 小小千佛山
“第三种方法,去找其他的镜世界,甚至是前往无垠深空。”
阿蒂莱说了一个亚戈有些好奇的事情。
“其他的镜世界?无垠深空?”
“是的。”
阿蒂莱看了一眼天空:
“镜世界并不只有一个,只不过,里面大都隐藏着一些可怖的事物,就像物质界一样,也并不一定安全。”
哦…..
不对,等一下,隐藏着可怕的….
亚戈疑惑地看着阿蒂莱。
他那带着疑惑的视线,让阿蒂莱直接笑出声来:
“你的记性还真是差劲啊,我不是说过了吗?物质界也是一个镜世界啊…..”
“哦,对了,物质界还有一个称呼,叫做…..”
“秽壤。”
“秽壤?”
亚戈重复呢喃了一句,重复着这个让他感觉有些莫名熟悉的词语。
“是的,秽壤。”
肯定了他那并不坚定的追问后,阿蒂莱眼神莫名地盯着他:
“不过,现在,这片秽壤的主人,也快要回来了。”
“秽壤的主人?”亚戈微微皱眉。
物质界被叫做秽壤?秽壤有主人吗?
但亚戈的追问,并没有得到回应。
而这个时候,阿蒂莱忽然扭头,仿佛察觉发现了什么东西一般,陡然看向了另一个方向:
“虽然我们看上去还有很多时间可以交谈,但实质上并不是。”
“你从那只毒蜘蛛的蛛网里逃了出来,你已经“自由”了,但是,你手里的戏命师之牌已经不再是被人忌惮的陷阱了。”
時空棋局
阿蒂莱的话语,让亚戈瞬间警惕起来。
也几乎是与此同时,他看到了一条又一条概率之线密集地向着他所在的位置飞射而来。
“我想,你应该有办法保护自己,对吧?”
听到她的话,亚戈并没有回应。
“看来你并不确定,的确。”
热血九霄
“那群东西只要你还在物质界附近,就能够很快地找到你。”
以带着莫名笑意的语气,阿蒂莱拍了拍身下的巨狼:
“好吧,你有半分钟的时间。”
说完,她转过身,与那头巨狼一同看向了刚才她忽然张望的方向。
看到这一幕,亚戈没有半点犹疑,乌鸦姿态的身躯中,一条条由无数奇异符号文字虚影组成的纹路中涌出力量,银黑色的身躯瞬间化为一道晦暗的黑影,从原地消失。
在亚戈消失不见的刹那,阿蒂莱扭头看了一眼他消失的位置:
大梁往事
“戏命师之牌果然好用啊,比起那破烂号角来说。”
“只能灭世有个屁用。”
说着,她看了一眼自己座下的巨狼:
“你说对吧?”
巨狼并没有回应。它显得有些呆滞的眼眸漠然地盯着远方的某个事物。
而“阿蒂莱”也没有什么表示,只是淡淡地抬起了头。
差不多十秒钟左右,她的视野中,出现了一群又一群的怪物。
查理九世之唐危寻雪 雨萱蝶舞
一群有着蠕动滑腻血肉组成的诡异触须、仿佛植物根须膨大化一般,但是,这些植物根须般的怪物上,又存在着些许断节的痕迹。
阿蒂莱并没有关注这些细节,她的眼中,漩涡一般的火光微微盘绕起来:
“你们想要什么样的灾难?”
……
“戏命师之牌!”
对于自己的意识所寄宿,所融合的冥想牌有了更进一步了解的亚戈,在第一次使用冥想牌后,就已经逐渐了解到了那张被称为“戏命师之牌”的冥想牌的的力量。
戏命师之牌的力量并不是明确的。
更准确地说,戏命师之牌的力量,只有一种。
但是,这“一种”,并不是什么简单就能够表述出来的东西。
它本身并不明确。
而是需要赋予它具体的意义,具体的倾向后,它才会表现出力量。
更准确地说,它的力量是一种…..“原型”?
或许用生物学的例子来说更形象一些——
一个“万能”细胞、一个未表达、未分化的细胞。
它从理论上说,能够表达出概率途径的任何一个序列的能力。
重生之放手+重生vs重生
无论是“赌徒”、“赌博师”,还是“戏法师”、“怪盗”,亦或者“提线木偶”、“稻草人”。
一个“万能”的东西。
但是,它也有一些限制。
比如,需要强大的精神意志。
比如,需要“蓝血”。
星战之最强步兵 无上星空
比如,需要“污染”。
一切的一切,都让亚戈不禁联想到“巫师”的扭曲。
那种在他理解中相当唯心主义的事物。
巫师们能够扭曲周围的环境,周围的事物,改变它们。
而这个“戏命师之牌”,就是类似这样的东西。
但是,最重大的一个问题是。
这些操作,都是即时的,基本上都是一次性的构造。
有点类似亚戈构造悖论迷锁的行动。
不过,现在,此时此刻,戏命师之牌中,似乎固化了几个·这样的“构造”。
就像是……
神秘?
不,比“神秘”还要更复杂一些,更繁琐一些。
只有少数地方,显得简洁一些,更像他说见过的几个神秘的纹路——
尽管他也看不完全。
雏形?
不知怎的,亚戈的脑海冒出了这样的词语。
胭之 高级生物
亚戈很快把这种感受从自己的意识里驱逐出去。
但是,在刚才,在他意识到冥想牌和物质界的存在的序列相似的这一刻,他心里涌现出了许多猜想,却也怎么都删不去。
只是,他已经没有再思考这些的机会。
世界新说
一阵阵诡异的音声,出现在了他的耳畔。
…….
物质界,巴萨托纳帝国。
一栋巨大的建筑内部,一座平时基本没有人靠近的诡异建筑的内部,忽地响起了一阵骚动。
成百上千?成千上万?
一条又一条,宛如植物根须又仿佛某种生物的肢体一般的触须从地面下涌出。
一个又一个房间被碾碎。
一只又一只的、血色的、宛如巨树又仿佛某种活着的动物的怪物,随着触须一同出现,一同向着天空蔓延。
地面上,无数血肉般的“丝线”,也在快速延伸出去。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